新闻中心

8·12天津大爆炸13997888036
信息来源:湖北江南专用特种汽车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2/8/25 8:49:53  浏览次数:239

2015年8月12日晚22时50分,一声刺耳的电话铃打破了天津市滨海新区天津港消防支队值班室的寂静,报警的人声称,在集装箱仓库出现了起火事故。

有火情!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五大队在值的25名官兵全体出动,最先一批到达事故现场。然而谁都没有料到,他们的生命将永远留在这片火场。

灾难的发生

天津港每年的货物吞吐量达上亿吨,是我国北方最大的综合性港口。在这个码头里,堆放着成千上万的集装箱。其中,瑞海国际物流公司集装箱仓库中的大量危化品,成为了这次灾难的导火索。

瑞海公司是一家主要经营危险化学品业务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仓库内,堆满了易燃易爆物质。成立后几年的时间里,他们的仓库进行了多次扩建,甚至将码头的一些普通货物堆场也改建为危化品货物堆场。然而以上活动均未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

2015年8月12日,天津正值盛夏,空气干燥而闷热,气温高达36℃。正是在这一天,瑞海公司的危化品集装箱仓库里30余吨硝化棉因为装配人员的野蛮装卸,湿润剂散失,开始加速热分解反应,最终自燃,引发了火灾。当值人员不敢怠慢,立刻向天津港公安局报警,请求灭火。

消防队出征

对于每一位消防战士来说,火警的通报正是冲锋号角的吹响。接到报警后,天津港公安局旋即派出消防大队前去控制局势。

四大队首先到达现场,并立即展开火情调查,进行灭火行动的部署。

在从公司的管理人员那里得知了仓库内存放的一系列危险化学品时,所有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毕竟此地本应是普通货物仓库,谁都没想到火情竟然如此复杂。

大队长当机立断,一边指挥冷却降温、疏离群众,一边向上级部门请求帮助。

同时,随着报警人数越来越多,119指挥中心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随即增派了距离现场最近的一大队、五大队前去增援。

五大队是天津港“非公安消防编制消防队”中实力颇为强劲的一个大队。

尽管是编外消防队,但他们训练刻苦、作风优良、令行禁止、专业高效,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支正式的消防队

大队配有10辆消防车,人数多达近30人,队长赵飞此时正在当班。接到指令后,便立刻率领在岗的25名消防战士带着六辆消防车赶赴火场。

此时的五大队,除了轮值休息的副指导员王津和两名业务尚不成熟被下令留守的新人队员外,已是全员出动。

大队于当日晚11时11分左右到达火灾现场,后方电话班记录下了前线战友们到达现场的信息。但谁都没想到,这是他们25人最后一次出发

对于消防战士来说,救火、救人,永远是在逆行的路上。火场凶险,是真正的死生之地。

瑞海公司工作人员在向消防大队进行汇报时,故意隐瞒了一个可怕的事情——仓库中堆放着近800吨硝酸铵

硝酸铵是极为危险的易爆品,根据安全条例,此物卸货后应当直取直运,决不允许中途堆放。

但是瑞海公司本就已经违法扩建了危化品仓库,一旦再将堆放硝酸铵这种行为主动汇报,恐怕相关责任人员将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们铤而走险,决定对此事瞒而不报。而正是这致命的瞒报,葬送了包括五大队在内的一百余名消防官兵的性命。但战士们已经逆行而来,又怎能退却?

逆行的英雄

司机班班长逯燕辉是整个五大队资历最老的人。但编外消防队自有其特殊的晋升机制,教导员、队长等领导层职务都是外调的,内部上升通道极为狭窄。因此尽管这位稳重的像老黄牛一样的司机勤勤恳恳地工作了九年,却仍涨不了薪,升不动职。

实际上,也正因如此,编外消防队是一个很多人来了又去了的队伍。很多年轻人不满这份训练辛苦却待遇不高的工作,决定辞职另谋高就。但老逯却从未有过怨言。

老逯上有老下有小,又刚换了新房子,经济压力不小,他的妻子见他训练如此辛勤劳累,每日风里来雨里去,换来的却是略显微薄的工资,经常劝他也换份工作。但老逯经常笑着说:“我不走,这是一份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能救助这么多人,我的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执勤队长张奇,也是秉承着这样的理念投身的消防事业。2002年,张奇前往哈尔滨,加入了消防队,2005年被调往了天津港消防大队,从此在天津扎了根,成了家。

张奇是一位出色的老消防。每天队员的训练基本都由他负责。在他的带领下,队里的小伙子们个个生龙活虎,跑跳攀高无一不精。而他自己的训练成绩也是名列前茅,堪称宝刀不老。

消防队不仅要灭火,有时候也要负责一些突发险情。去年冬天,一个人掉进了海里,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北风呼啸,寒意逼人。就在人们望而却步时,张奇站了出来。他顶着刺骨的冰冷,连衣服都没脱就跳入海中。人最后救了上来了,张奇也带着一身的冰坨子上了岸。

然而就在第二天,人们却看到这位老兵若无其事地做着日常的训练。

张奇也是一位孝子。父母年事已高,张奇怕他们担心,每隔两天就会给他们去一个电话。就在事故发生当天,张奇还在和二老通话。

2015年是张奇人生的重要一年,2009年结婚的张奇,在2015年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孩子。张奇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里久久不能自拔,工作上也更有干劲了。只是短短几个月后,一切都将改变。

在五大队不止有饱经沧桑的老兵,还有一批新生的小伙儿。

19岁的李长兴在年底就将实习期满,拿到专业的资格证书,他准备带着刚刚谈下来的女朋友开始崭新的人生。

18岁的齐吉旭从小就懂事听话,品学兼优。他的内心时刻都埋藏着一个信念,那就是报效祖国,为国为民。2014年,齐吉旭加入了天津港消防支队五大队。在五大队的齐吉旭训练刻苦,成绩斐然。

齐吉旭是山东人,远在天津的他对于家里人不忘关心。爆炸当晚,他还在和父亲QQ语音通话,语气轻松的催促他的外甥赶紧睡觉,以后长大高个,和他一样报效祖国。

爷俩聊得正在兴头上时,火情信号响起,齐吉旭笑着说,出个小警,以后再聊。但是他的父亲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他和儿子最后一次通话。

苑旭旭也是这样一位小伙儿。苑旭旭出生于河北,从小就活泼好动,喜欢冲锋陷阵。

他说,做消防员有一种当兵的感觉。想来正是这份救民于水火的使命感,让他感受到无上的光荣吧。

来到天津港的苑旭旭是抱有憧憬的,他与母亲通话商量等他挣了钱就休假回家盖新房子的事儿。

正是在8月12日,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如冥冥中自有天意一般,苑旭旭拿起手机,在19点于QQ空间上抒发了一句感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他恐怕不会想到,仅仅四个小时后他就会领悟到这句颇有解脱色彩的话——以最为惨烈的方式。

恐怖的爆炸

消防大队赶到现场时,仓库大火虽然烧的旺烈,但尚处于稳定燃烧的阶段。大队指战员鉴于火情凶猛,命令官兵们远离火区,用水炮和泡沫枪进行远程冷却降温,来覆盖、封锁、压制火势。

五大队战斗一班班长胡乐身先士卒。这位经验丰富的战士此时本应在家安睡,因为他在七月底的训练中擦伤了手肘,队里特批他回家休息。但是在家仅仅待了几天,他就待不住了,要提前结束休假。

父母心疼儿子,劝他再待几天。可是胡乐一边收拾行囊,一边乐呵呵地回答道:“不行啊,妈。队里这几天缺人手,我早一点回去,就是多一份力量。”

在火场上,胡乐总是最为拼命。他常说道:“我是班长,就应该冲在最前面。”此时,身材瘦小的他正提着巨大的水枪忘我的作业,灼热的火舌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战士们拍下了他的照片,发在了朋友圈里。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是胡乐留给父母亲朋的最后一幕身姿。

进行了近半个小时的扑救后,仓库火情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烧愈烈。亲临火场进行指挥的消防指战员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对头,随即下令全体官兵立即撤退。

遗憾的是,从瑞海公司管理人员向消防部门瞒报硝酸铵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命运都已注定。

晚11时34分06秒,大火终于引燃了仓库中包括硝酸铵在内的一系列近两千吨易燃易爆品。随着一声巨响,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这是一次相当于15吨TNT当量的爆炸。

晚11时34分37秒后,第二次更为剧烈的爆炸紧随其后发生,其烈度相当于430吨TNT当量

灰白红亮的烈焰映照得天空如白昼一般,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撕裂了这个笼罩在夏夜平静中的码头,震碎了方圆数公里的窗户玻璃,同时也带走了在场的上百名消防官兵的生命。因为尽管官兵们已经远离了火场,但仍身处爆炸核心区。

当晚,国家地震台网在微博发布消息称,“综合网友反馈,天津塘沽、滨海等,以及河北河间、肃宁、晋州、藁城等地均有震感。”震惊全国的8·12天津港特大火灾爆炸事件发生了。

教导员的眼泪

身处爆炸区内的有天津港消防支队一大队、四大队、五大队。而五大队成为了唯一一支没有任何人在事后归队的大队

当晚,轮值在家休息的王津被剧烈的爆炸声惊醒,从窗外看到了那团令人惊骇欲绝的蘑菇云。此时的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归队

飞车赶到驻地,迎接王津的只有空空如也的宿舍。挂在墙上的装备、消防服已经被拿取一空。毫无疑问,这是老搭档赵飞大队长带领着弟兄们已经先行出发了。

赵飞大队长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兵,他虽然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病,但仍然与弟兄们同吃同住,共同训练,一同奔赴火场。在孩子们看来,赵飞不仅是一位威严的上司,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焦虑的等待总是漫长而痛苦的。整整一夜,王津不能睡,也不敢睡。他去不了火场,没有组织没有建制的擅闯火场只是添乱。但是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过去了,大火没有扑灭,弟兄们也音讯全无,王津一根一根的抽着烟提神,然而烟头忽明忽暗的黯淡火光也按捺不住他焦灼的内心。

1时20分,王津拿起手机,向他的这位老上司兼老同学发去了消息:“飞哥,我很担心你们。”

他再也等不到回复了。

2015年8月14日16时40分,仓库现场的明火在燃烧了几乎一个昼夜之后,终于被扑灭。

王津在明火被扑灭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大量的现场信息,他也早已接受了五大队注定凶多吉少的命运。他在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希望:找到一个活下来的战士,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随着搜救工作全方位的铺开,所有的希望之光都没有亮起,王津时而悲伤绝望,时而心怀期望,但更多的充斥在他的内心的,还是这些战士孩子们的一张张笑脸。

五大队的孩子们虽然日常训练刻苦艰辛,但从不喊苦喊累。他们也并不害怕这位年长20岁的不苟言笑的副指导员。孩子们经常在训练之余找王津打趣撒娇,找这位他们口称“王教”的40岁的中年人要烟抽,要鸡腿吃,还请他帮忙带外卖、订肯德基,甚至给王教起了个外卖小哥的绰号……

然而,身处核心区,承受着如此剧烈的爆炸压力,尸骨无存已成大概率的事件。终于,经过DNA比对,官方确认了大队长赵飞和队员乔鹏牺牲的消息。即使早有心理准备,王津也不敢接受这悲惨的事实。每天下班之前,他都照例去赵飞队长的办公室进行述职报告。毕竟投身消防事业十几年来,一贯如此

事隔数月后,面对着央视社会与法频道《平安365》为纪念在8·12天津港特大火灾爆炸事件中英勇不屈、不惧牺牲的消防战士们而拍摄的《铭记》专题纪录片的摄影镜头时,王津虽然已经接受了全队25人全部牺牲的事实,但是当他在介绍当年带领的队伍时,仍然难掩悲伤。

食堂在等待着战士们来此补充体力。澡堂在等待战士们来此舒缓劳疲。卧铺在等待着战士们来此安神定气,车辆在等待战士们来此踏上路泥。然而一切的等待都已失去了意义。

说到动情之处,这位钢铁一般的汉子声音哽咽,转过身背对镜头。他哭了,哭的像个孩子。

英雄的归位

消防官兵们的壮烈令人心生敬仰。但令人气愤的是,在当时,不少无良媒体非议天津港消防支队的编外合同工性质。他们东拉西扯,胡说八道,认为这又是在让“临时工”背锅。

对此,天津市消防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捍卫了英雄们的声誉。消防局长指出这种言论是在“往伤口上撒盐”,并保证所有牺牲的战士们都将得到同等的、公正的荣誉、待遇和评价。最后,这片争论声被一句掷地有声的“英雄没有编外”一锤定音。

灾难结束后,涉事单位49名相关责任人员被全部处理。五大队全体牺牲官兵与其他牺牲的战士被全部追认为烈士,获得赔偿金230万元。损失较小的兄弟部队向五大队补充了十余名战士。这座英雄的大队被重新组建起来。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消防兵被统一编入武警部队直辖,所有的工资待遇都以编制内处理,消防队从此再无编外之说

英雄总是向死而生。消防官兵们出生入死,逆行而上,在生死边缘的火场里穿行奔忙,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生生死死,他们是浴火的凤凰。相信五大队的官兵战士们已在烈火中实现了英魂的永恒。